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历史军事 > 九全十美文学

九全十美文学

收藏
作者:
闲听落花
字数:
1045617
类型:
古典架空

九全十美文学名站在线读书资源列表

多看 未找到资源 进入-多看 http://www.duokan.com
17K 未找到资源 进入-17K http://www.17k.com
红袖添香 未找到资源 进入-红袖添香 http://www.hongxiu.com
豆瓣读书 未找到资源 进入-豆瓣读书https://book.douban.com
潇湘书院 未找到资源 进入-潇湘书院 http://www.xxsy.net
云雨小说网 未找到资源
看书网 未找到资源 进入-看书网 http://www.kanshu.com

九全十美介绍

跌落在陌生的朝代,冷血的父亲,跋扈的继母和妹妹,上一代的恩怨轮回,逼得她只好逃之夭夭,反正她有高超的医术,有聪明的头脑,到哪里都有好生活!
   可是,她这到底是算逃出来了?还是没逃出去?

《九全十美》文学评论:

评论 1 楼
依惯例,建推荐专业楼!:有好书,请放到这里吧!谢谢!
评论 2 楼
亲们看过来,关于番外!:小闲的头一本书要结文了,长舒一口气。各位亲,想看文中谁的番外呢?有想法的,在下面跟帖吧,小闲尽可能满足各位,若有哪位亲亲替文中某人发表下感想,写个番外,小闲更是感激不尽,一是移至公众章节中,二嘛,小闲会奖励起点币的噢!来,跟帖吧!
评论 3 楼
[其他]鞠躬感谢简蓉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评论 4 楼
披起马甲,逆水行舟:我就不明白了,为毛所有的评论都对平王那么苛刻呢?1、说平王强迫女主嫁给他,使其闲云野鹤的生活理想破灭。我的观点:没错,女主喜欢过淡泊平和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她的身份决定了这是个梦想,木莲传人这一身份一旦被曝光,则女主必定会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的目标,至死方休,平王不过是占了先机罢了。说实在的女主除了医术了得、做生意也有一套以外(做生意那么顺利又跟平王暗中的势力有密切关联),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在这个王权至上的时代,要想自保没有权势可能吗?任何的谋划在绝对强势的力量面前神马都是浮云,想想广慈方丈是怎么死的(大师有名吧,地位高吧)?假如现在平王放了女主自由,不在给其保护,女主就能不落到别的势力手里?就能安稳度日?就能不被人利用或者被人以身边的人为质胁迫做些自己不想做的事?也许因为女主有利用价值各方势力不会害她性命,可她身边的人她能护住?2、苛刻的理由二:女主跟平王曾经约法三章,平王屡次违约。我的观点:约法三章之一是不为除了平王之外的人治病。女主当时提出这个条件是因为身份尚未曝光,不想频繁出手引来各方势力的关注,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措施,可是如今木莲传人的身份已昭告天下,当时的理由已经不复存在了。何况医者父母心,身为通晓佛法的木莲传人不是更应该慈悲为怀救护触手可及的身边人吗?至于平王老想着让女主回王府住那是因为对她产生了感情,当然想生活在一起了。3、苛刻的理由三:因为母亲的逝去,迁怒女主。我的观点:如果生养自己的母亲骤然逝去的当时有人还能理性的思考问题,那么这个人该凉薄到何种程度?这样的人你敢爱吗?子欲养而亲不在,身为一地之王,平时里政务繁忙,加上女主住得比较远而疲于奔波,陪母亲吃饭的时间都不多,骤闻噩耗,伤心至极以致理智顿失从而迁怒于女主。私以为如果女主真的住在王府,搞不好也许还真能救回老太妃,毕竟心脑血管疾病只要抢救及时还是可以救回一命的,可是山庄离王府太远,好像快马也要将近一个时辰,任你医术通神可是鞭长莫及啊,为人子者有恨有怨也是常理,怎么就不能稍稍宽容些给平王一点缓冲的时间呢?爱人、父母、兄弟、孩子都是他的软肋,他再强势再冷酷再铁血也还是有感情的人啊。唠唠叨叨说了这些,想来砖头不少。
评论 5 楼
[长评]话李青,悯平王:本来挺喜欢李青的性格的,最近特别是看过《进退之间》发现李青有点冷,冻伤了自己,将来也要冻伤别人,笔者看其未来也有点心凉话说李青平王自寒古寺因一枚木莲令相识以来实际上都存在交锋,只不过面上不存在争吵罢了,总的来说是,在行为上利益上是李青不断的让步,平王的利益不断的加大,但在对彼此的心上,却是平王一步步走向李清,把李青放在心里,而李清却依然封着自己的心1—寒谷寺,平王中阴蚕蛊的毒,李青救治,因一枚木莲令两人相识,那时平王脱得只剩亵裤,而李青武装到只留眼睛,平王答应的不查李清身份,但是他食言了,那时平王对李清只是对其身为女子高超的医术,甜美的声音,好奇,身为“一方君王”超出自己掌控的好奇,不管怎样走向了李清,这使得平王称不上喜欢2—金川府,李清在去韩地的路上逃跑,被平王亲自带队捉住(注意是亲自)当时李青就想:还是专门来捉她的?丁一来捉她就行了,其实不用他亲自来。平王霸道的宣布李青的归属,“这世间,只有本王,能护得你周全!”李清让步,但有三个条件,为王妃,不住王府不理家事,不随便医人,那时的平王对李清有好奇,有一丝能从丁一手中逃走的佩服,还有少许的喜欢但更多的是利用(这个时候的李青是我最欣赏的,在强权下屈服保全自己,但在这基础上,不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拿得起放得下,知道自己想要的,不像有些女主随万能但心里是软的)3—成亲后,可能由于是新鲜,平王对李青逐渐加大这种喜欢在相处中逐渐发现她的好,她的特别,不断地爱她,护她,为她考虑将她放在了心里,也就要求李青回府里住教养子女,为了李青没在要找新鲜的女人,每天不断地到十里庄奔波,带李青外出散心,为她开心,为她生气,为她苦恼,为她担心—这时的平王已经把李清放在了心里,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大业重;然而这时的李青依然固我有一句话我最佩服,当嬷嬷劝李青,要抓住平王宠爱是,李清说“就把他当做一个消遣物”坚守自己的心,还能充分利用一切事物,喝下百子莲,医自己得病,断了以后平王要李青生孩子的路(这里笔者认为李清一定可以生孩子的,不同意见可以讨论),同时留下隐情一袋平王愧疚(笔者认为以后平王肯定发现李清能生的事,以及此事引起的纠葛)。在平王一步步要李青回府,管家,带孩子的过程中,李青一点点的退,同时以自身的柔情一次次的化解,在这个过程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也自我享受平王的温情—然而在笔者看来,李清太冷了,特别是今天的《进退之间》嬷嬷和李青说赐的女人时李清却说:“他若不受,也不会因我的缘故”,试想平王若听到肯定寒心,笔者也感觉有点凉,若不收,可能不全是为了李青,但总顾及到李青的一些因素吧—好冷的李青,可怜的平王